主辦:鄭州中華之源與嵩山文明研究會;鄭州嵩山文明研究院
您好!歡迎來到中華之源與嵩山文明網[控制面板][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物要聞 >> 全方位探察中華文明的早期樣貌“探源工程”四期2013年度工作取得豐碩成果

全方位探察中華文明的早期樣貌“探源工程”四期2013年度工作取得豐碩成果

時間: 2014-2-6     來源:中國文物信息網    作者: 探源工程項目執行專家組秘書處    已有瀏覽


全方位探察中華文明的早期樣貌
“探源工程”四期2013年度工作取得豐碩成果


 
    “中華文明探源及其相關文物保護技術研究(2013—2015)”(以下簡稱探源四期)2013年1月啟動以來,在科技部與國家文物局的領導下,各課題順利開展了各自的研究工作,在進行著繁重田野工作的同時,共發表論文28篇(其中在國外發表3篇),出版專著2部,研發新材料1項,申請國內發明專利1項。
探源四期的研究核心是對中華文明形成的時間、地域、過程、原因及機制和早期中華文明的重要特征等重大問題,提出較為系統的認識,形成有關中華文明的理論;擴展視野,探討中華文明與周邊地區文明化進程的關系,進而通過與世界其他古代文明的比較研究,總結早期中華文明的特點及其在人類文明發展史上的地位,豐富人類文明起源理論。同時,將工程三期探索出的以現代科學技術手段與傳統考古工作相結合,多學科聯合攻關、協同研究的研究模式擴大到不同地區的考古遺址工作中去。
 
    探源工程四期在2013年度的工作和收獲主要體現在以下六個方面:
 
田野考古工作的新收獲
 
西城驛遺址單間土坯建筑
西城驛遺址單間土坯建筑
 
    本年度,工程分別在浙江余杭良渚、山西襄汾陶寺、河南偃師二里頭、甘肅張掖西城驛(原稱黑水國)、陜西神木石峁、高陵楊官寨、河南靈寶西坡、新密新砦、山西絳縣周家莊、山東章丘城子崖、安徽含山凌家灘、四川新津寶墩、四川廣漢三星堆、湖南澧縣城頭山、江西樟樹筑衛城、上海福泉山、內蒙古科左哈民忙哈等遺址進行了勘探或發掘。
 
    良渚遺址群繼續進行古城城內的勘探,對莫角山進行了試掘,提供了有關莫角山建筑遺存形制、規模和建筑工藝的新資料。同時發掘的莫角山西側河岸堤岸遺跡,發現這處堤岸遺跡以草裹泥堆筑,底部鋪設有竹篾片拼接的棧橋類遺跡,豐富了良渚文化時期的遺存類型。
 
    陶寺遺址本年度對大城北部4號墻北段再次進行了解剖,確認陶寺大城在陶寺文化中期和晚期曾有兩次修建。同時解剖了疑似內城的四周溝墻基礎,對了解陶寺遺址內部功能分區提供了全新的材料。
 
    二里頭遺址在南部作坊區西部新發現了二里頭文化時期的墻垣與道路,基本確定了墻垣與道路的走向及年代,為深入探索二里頭遺址的聚落布局提供了重要資料。從發掘跡象推測,該墻垣或為作坊區圍垣的西墻,或為作坊區以西另一座圍垣設施的東墻,具體性質有待進一步確認。
 
    西城驛遺址的發掘基本揭露出了遺址三期聚落的整體形態,為了解A區房址的發展演變提供了直接證據,對于土坯建筑的建筑方式也有了進一步的認識。帶有圓雕羊頭的環首銅刀的發現,為探討區域文化間的交流及區域性的技術創新提供了新資料;通過環境調查,確定西城驛遺址周邊確實存在著古河道,這為探討遺址形成的原因和此后洪水災害的可能性提供了線索。
 
    石峁城址于2013年揭露出一套包括城墻、馬面、角臺在內的完整防御體系,加之樊莊子祭壇、祭祀遺跡以及皇城臺夯土基址、池苑遺址的發現,深化了對石峁遺址性質的認識。從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類似后陽灣地點的居住區在石峁城內還有很多處,這為明晰石峁遺址的功能區劃提供了可靠的考古學材料。此外,以石峁遺址為中心,還開展了區域調查和勘探,調查面積4.2平方公里,勘探面積40萬平方米。
 
    周家莊遺址本年度的發掘集中在遺址中部偏西地段,了解到這一區域偏早的時候以居住址為主,從灰坑中出土與祭祀或其他禮制相關的遺物來看,這一區域可能居住過等級較高的人物。至晚期,這一區域南部發展成為一片墓地。墓地中存在著大、小規模兩類墓葬,并且相互之間沒有重迭,應是事先規劃所致。為周家莊遺址的聚落變遷研究豐富了資料。
 
    新砦遺址通過發掘發現,在新砦城東城墻之外仍有新砦二期文化的居住遺跡,拓展了新砦城址及其外圍區域的范圍;發現了新砦二期文化的小規模手工業作坊區;在一個廢棄的新砦二期文化灰坑中發現了疑為冶煉金屬所用的坩堝的殘片,是討論早期冶金的重要線索。
 
    對西坡遺址南壕溝進行了解剖,了解到南壕溝的結構和由此反映的整個聚落發展演變過程。發掘出土了大量陶片、石料和石制品及動物骨骼等,進行了系統的土樣提取,為了解遺址自然環境變化等提供了豐富資料。發掘的同時,還實驗了現場拍攝和制作遺跡三維模型的方法。
 
    2013年,城子崖遺址的工作是將上個世紀30年代發掘的縱中探溝重新揭露,利用這條貫穿遺址南北的剖面,重新觀察遺址的各期文化堆積狀況和試圖發現遺址整體結構方面的線索。在對整條探溝東壁堆積仔細辨識劃分的基礎上,觀察到如下重要現象:1、再次發現岳石文化時期的城墻壕溝迭壓在龍山時期城垣之上的地層關系,也再次確認岳石時期的城垣工事至少有過一次擴建以及城墻和配套城壕使用期間的修補維護情況。2、遺址北半部現象顯示,這一帶的岳石文化堆積遭到過較大程度的后期破壞。3、遺址中部確實存在一處規模萬余平方米的水塘,其形成時間也許在龍山時代乃至更早。4、遺址南部首次直接觀察到和確認了自水塘南側直通南墻城門的道路遺跡,這條道路在岳石文化期間曾長期使用,道路偏南段為一片黃色夯土基址中斷,兩者共同組成大型建筑和道路的遺跡組合。5、發現數座打破該建筑組合的墓葬,墓葬具有濃厚商文化色彩,兼有岳石文化因素,初步觀察年代在二里崗期間,是指示城子崖岳石文化城址廢棄的重要線索。
 
    凌家灘遺址本年度進行了兩次發掘。在崗地上凌家灘村疊壓的一處大型紅燒土遺跡上試掘約300平米,以解剖了解該大型遺跡的堆積結構。在遺址外圍的韋崗地點進行了小規模試掘,確認這一帶為遺址興盛時期的普通居址,進一步豐富了探討凌家灘遺址聚落結構的材料。考古工作人員還對遺址周圍約60平方公里的范圍內進行了調查,并對遺址本體進行了鉆探,面積約40萬平米。
 
    寶墩遺址發掘區位于內城的田角林東南,揭露面積1000平方米,發現了多個時期的文化遺存,基本完整揭露出的寶墩文化時期的一個聚落區尤為重要。其房址集中分布,墓葬位于房址群西北,與居住區界限明顯,清晰顯示出田角林區域的聚落布局結構。墓葬均為東北——西南或西北——東南走向,部分墓葬人骨保存較好,為探討成都平原最早人群的來源提供了很好的材料。
 
    三星堆遺址上完成勘探面積3250000平方米,重點勘探69295平方米,基本弄清了各遺跡種類的分布情況。在重點勘探的城內西北角青關山地段,發現大面積夯土臺基,繼該地點2005年與2012年工作的基礎上,發掘清理出兩座大型建筑,其中F1長55、寬16米,面積約900平方米。同時,對遺址內真武宮和倉包包兩地點的城墻進行了解剖。
 
    澧陽平原史前聚落研究集中在對城頭山遺址屈家嶺文化時期城墻與護城河修建的過程上,發現屈家嶺文化時期城墻與護城河在建造過程中可能存在“勞動人員分組承包”的現象。同時探明遺址北部地表現存城墻之豁口為遺址三期城墻修建時所留。在遺址西部和北部,各確認一條穿過護城河的陸道。西部通道的北側還發現有與之相關的建筑設施遺跡。
 
    江西清江流域以筑衛城遺址為中心,開展了系統的區域調查工作,新發現古文化遺址38處,為贛鄱流域先秦文化的研究打開一扇窗口,初步勾勒了清贛鄱流域先秦文化的編年、性質、分布和聚落等級特征,為進一步闡釋贛鄱古代文化、文明特征及演進規律提供了材料。
 
    高陵楊官寨與福泉山遺址均以遺址為中心,于附近開展了考古調查。楊官寨遺址附近馬南遺址的發現,為深入了解楊官寨遺址同時期的聚落結構形態提供了新的材料。福泉山遺址則于遺址南部進行了系統勘探,面積達5萬余平米。
哈民忙哈遺址在過去的一年內為配合保護大棚的建設又進行了1000余平米的發掘,新發現10余座房址,其中“呂”字形雙連套間的發現,豐富了遺址中已知的房址類型,同時也為遺址的社會組織結構提出了新的思考。
 
    各遺址在調查、勘探與發掘的同時,注意運用多種科技手段,有效收集測年樣本,同時為古環境、古代經濟與生業的復原研究采集分析測試樣本。在過去的一年中,共采集各類標本數萬件,為多學科研究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資料的整理
 
    探源工程所涉及的黃河、長江及西遼河流域27處遺址的調查和發掘資料的整理工作持續進行。2014年將有近20處遺址的最新考古簡報與相關研究進展陸續公布。
 
    考古專題報告編輯工作在2013年度取得了重要的進展,《蚌埠禹會村》和《白河流域史前遺址調查報告》已經出版,《二里頭(1999—2006)》發掘報告正在做最后的校對,將很快出版發行。《民和喇家》、《高陵楊官寨》、《襄汾陶寺》、《禹州瓦店》、《張家港東山村》等遺址的發掘報告也已經進入了最后的編輯階段,預計2015年將陸續出版。另外八里崗、西坡遺址均已完成發掘遺跡(房屋和墓葬等)的分期和布局研究,完成了既往出土器物的拼對和修復工作,報告的出版亦可預期。
 
多學科研究成果
 
 
寶墩遺址發掘區航拍
寶墩遺址發掘區航拍
 
    考古學年代框架的建立是不同區域所有研究的基礎。探源工程開展十余年來,已經初步建立了黃河、長江和西遼河流域的考古學文化年代學框架。2013年,年代課題對探源四期涉及的14處遺址進行了碳十四測年樣品的采集;測定樣品148個,樣品前處理60個。這些工作進一步充實了公元前3500年至公元前1500年間參與中國文明形成與早期發展區域的考古學文化年代框架,提供了文明化進程中若干重大事件的關鍵時間節點的準確日歷年代。
 
    環境與生業考古的初步研究發現,在自然環境允許的前提下,新文化因素的進入或文化的改變,可能更快地導致了生業模式的轉型。在黃河中下游地區,有利的氣候、地貌和土地資源條件是全新世中期人類文化和文明持續發展的環境基礎。黃河上游地區在齊家文化之后,氣候進一步干涼,可能是導致區域文明進程停滯的重要環境原因。西遼河地區距今5000年前后的氣候干涼化和科爾沁沙地的擴大,可能是導致紅山文化衰落和區域文明進程停滯的重要因素。長江中下游地區地勢稍高的平原地區是新石器文化興起和發展的主要地區,距今4000年前后,區域水位升高,水患加重與區域文化衰落和文明進程逆轉有高度一致的相關性。長江上游地區距今5000年之后,區域河流下切,水患減輕,新石器文化因此快速發展起來,雖然距今4000年之后的氣候出現干涼化趨勢,但由于區域地貌和水文環境仍然有利,為寶墩文化持續發展而進入三星堆文化提供了條件。
 
    對中華文明形成時期的經濟與生業研究是探源工程最能體現多學科聯合攻關的子課題。2013年度,該課題對重點區域重點遺址的調查和各種標本收集工作已基本完成,就石器、玉器、陶器、冶金產品的加工工藝;動、植物資源馴化、飼養與利用;重要資源如鹽、銅、綠松石的產地溯源等問題進行了全面的分析,新收集各類檢測樣本數千份,完成了對其鑒定測試的50%,解決了“通過核DNA分析判斷家養動物的皮毛顏色”的技術難題。
 
    通過人骨的體質人類學和古DNA、穩定同位素分析,研究黃河、長江、西遼河流域古代人群的社會關系變化、遷徙,乃至文明演進程度,是探源四期的重要任務之一。2013年度,八里崗仰韶中期墓葬、田家溝紅山文化墓葬、哈民忙哈紅山文化人骨、南寶力皋吐小河沿文化墓葬、喇家與陳旗磨溝齊家文化出土人骨的體質人類學研究順利開展,基本完成了人骨的修復工作,相當部分進行了年齡性別鑒定、人骨病理學研究,DNA樣本的采集和檢測正在進行。
 
現代技術全面介入,多學科聯合攻關的工作方法已經普遍運用于探源四期各遺址工作
 
    在一處遺址上運用不同科技手段,盡可能獲取全面信息,開展聯合攻關,已經在探源三期中被證明是行之有效的方式,探源四期中再經多個遺址上的試行與完善,已形成具有普遍推廣價值的工作模式。目前,包括遙感、GIS和VR、分子生物學、沉積物與土壤分析、動植物遺存分析和食性分析、人工制品的理化分析等多種現代技術已被廣泛使用于各遺址的工作中。
 
    以石峁和瓦店遺址為例,石峁遺址的田野工作中,廣泛運用遙感、GIS技術,極大地提高了工作效率。考古調查由于地面觀察視域局促和行動受到地形和交通限制、工作效率較低,對于石峁這樣體量巨大,地貌環境復雜的遺址,問題和困難尤為突出。通過運用遙感、航拍、GIS等技術手段,石峁遺址在對遺址整體的調查上快速獲得成果,提供的遺址宏觀結構準確翔實,大量精確信息還可支持對石峁遺址興衰與古環境變遷關系的深入研究。運用多種科技手段獲取動、植物遺存、人骨等樣本,進而進行多學科綜合分析,也是石峁遺址的重要工作方法。
 
    瓦店遺址的工作在從田野考古全面轉入資料研究和報告整理階段后,多學科綜合分析研究隨即全面展開,包括對遺址出土動物和植物遺存進行綜合檢測和定量分析,以探討遺址的資源生計;開展對石器使用痕跡顯微觀察、石質工具制作和使用的模擬實驗、制陶工藝技術觀測和模擬等,以探討遺址的生產技術和相關問題。通過對采集得來的孢粉、植物硅酸體、木炭碎塊、土壤微結構樣品的分析檢測,綜合開展遺址所在古代環境復原和人地關系研究、景觀考古研究。其中的很多研究項目在中國考古學尚屬前沿性探索。
 
依托移動實驗室,加強遺存現場分析、保護技術研究
 
    考古文化層分類技術、基于微量化學分析的考古現場快速分析技術、遺址中常見有機殘留物的化學和生物分析方法、史前出土玉石器成分的定量、半定量分析技術、基于低空分析圖像的計算機快速拼接和三維圖像分析技術這五個研究方向在本年度按計劃順利開展,并在應用上均取得一定進展。出土有機質文物現場加固和提取關鍵技術、潮濕環境土遺址保護與加固的藥劑選擇、理化機能研究更在2013年取得了突破性進展。
 
    以上技術,為考古現場文化遺存保護提供了第一時間的現代科技手段,有著廣泛的應用需求前景和重要意義。
 
 
城子崖遺址城墻剖面清理
城子崖遺址城墻剖面清理
 
整合研究對推進中華文明探源及其早期發展階段的認識,進行中外文明演進歷程的對比研究取得了階段性進展
 
    探源四期研究涉及17個一級學科,參與單位逾50家,直接參與人員近600人。如何對項目有效管理,確保各課題的協調運轉,加強現代科學技術的應用,促進多學科之間有機結合開展聯合攻關,保證工程總體目標順利實現,是項目研究與管理中的難點。
 
    2013年,項目執行專家組在探源三期工作的基礎上,進一步總結管理經驗,連續制定了《學術管理規章制度》、《經費管理辦法》和《資料匯總管理辦法》等制度,大幅度強化了項目管理。
 
    通過多次召開遺址現場工作會議、課題負責人例會、課題協調會,及時解決不同學科聯合攻關中暴露出來的問題,同時監督管理田野工作質量。這些會議如2013年5月與7月,項目專家組分別召開了大汶口遺址考古工作現場會和石峁遺址現場會,還重點就所涉及地區的文明化進程中的相關問題進行了大量研討。此外,探源工程四期還設計和開展了《中華文明起源文獻要覽(2001~2014)》、《世界諸原生文明文獻要覽(1980~2013)》(暫定名)的編輯工作,系統收集1980年以來國內外古代文明研究現狀的資料。目前,前者已收錄條目及提要約3000條,后者經與美國哈佛大學人類學系、英國倫敦大學考古學院的學者合作,已收錄11種文字的約2000種(條)文獻。同時,楊建華教授撰寫的專著《兩河流域:從農業村落走向城邦國家》已經進入印刷出版階段,何努研究員編纂的《中國古代精神文化考古文獻概覽》則已交付出版社,預計2014年秋季出版。
 
    通過以上強化管理制度、大規模多學科聯合攻關機制創新、比較研究資料的準備以及各地文明化進程的理論總結這四個方面的措施,工程正為最終提煉升華出有關中華文明起源和早期發展進程的系統理論闡釋進行著穩步和扎實的積累。(探源工程項目執行專家組秘書處   執筆:常懷穎   高   玉)


【打印】【關閉窗口】

广东快乐10分全天计划